皇朝末年,乾昌德宗皇帝宠爱妖姬,废黜皇后,废杀太子。 废后之父申侯怒而联合异族攻入皇城。 百年皇城毁于大火,皇室正统血脉断绝,玉玺也随之失踪。 镇南王射杀申侯后挟功拥立王室庶子称帝, 并建新皇城于洛阳。诸侯也纷纷自立为王,相互征伐。 中州大陆山河动荡,狼烟四起, 全赖儒墨两家调停,暂歇一时风雨。 然而,皇权虽已败落, 先圣尚皇帝所留天命之火却未熄灭, 一个传言开始被众人相信: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
故事背景

近战坦克攻守兼备重生存

/职业定位

霸气英豪威震山河

/职业简述

故事背景

远程输出灵活走位高爆发

/职业定位

百步穿杨箭无虚发

/职业简述

故事背景

远程输出极限伤害擅群攻

/职业定位

一杖在手扭转乾坤

/职业简述

故事背景

远程辅助起死回生强增益

/职业定位

以柔克刚金牌搭档

/职业简述

故事背景

远程召唤灵活进退重牵制

/职业定位

人灵共体神魔难挡

/职业简述

   

确定


这是您的预约礼包码

您已预约过游戏,这是您的预约礼包码

可以在目前开放的测试区服中使用哦~
快进入游戏进行兑换吧~

*礼包码限用一次,请谨慎选择角色使用哦~

简介 精神——法天奉巫
文化特点——楚人有很大一部分相信“法天”、“齐物”和“神遇”,信奉巫鬼,性格张扬浪漫,热情不羁。楚地矿产丰富,山林茂密。贵族拥有强大的私人武装。
地域——丘陵山地、河流众多,多湖,冲击平原
气候——温暖湿润,降水丰富
简介 精神——谦逊不矜
文化特点——与皇室风格最为接近。土地肥沃,易守难攻。因曾发生巫蛊之祸,严禁巫蛊。政治上采用“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汉人性格多中庸正统,不欺凌弱小,但也不惧怕战斗,提倡“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地域——高原,山地
气候——中温带半干旱区,大陆季风气候
简介 精神——义利并重
文化特点——齐国以“大农、大工、大商”为立国之本,富甲一方。无数商贾为齐国带来了巨额财富和最先进的技术,但也因此,齐国境内劫匪较别国更多。齐国在外交上也经常秉持“商人之道”,并以优厚待遇吸引各国武士,组建雇佣兵军团。
地域—— 半岛
气候——暖温带季风气候,夏季高温多雨,冬季寒冷干燥,四季分明,降水集中,雨热同季,春秋短暂,冬夏较长
简介 精神——礼仪正统
文化特点——中正大气居民行事讲究礼仪及人情世故,较少出现性格跳脱的人。
地域——王畿、平原城市
气候——四季鲜明
简介 精神——开明风雅
文化特点——儒学复兴,政治开明。宋的制造业和手工业十分发达,因此建筑和器具、服饰精致秀美。国民热爱文艺,文化生活丰富,书画和饮食文化也蓬勃发展。信奉佛教较多,国内随处可见寺庙。军队武器已经可以制式化生产。"
地域——低地
气候——潮湿多雨,四季温差不大
简介 精神——兼容并包
文化特点——唐居天下之中,富庶强大,水陆通达。唐人尚武,游侠很受欢迎。在文化尚奉行兼容并包,宗教上亦多教并存,胡商很多,甚至街上出现来自遥远波斯的商人,女性权力较大,并不以性别论英雄。"
地域——高原
气候——亚热带暖润气候,温度偏暖
简介 精神——急贤亲士
文化特点——魏国为天下粮仓。国内言论开放,贵族特权不高,不以出身论英雄。因此无数贤人名士拜访或长驻魏地,带来各国最新消息。许多国家的能人贤士都是魏人。很多名将、名士皆出自寒门,信奉成大事而不拘小节
地域—— 山脉、高原
气候——温带大陆气候,山脉内为高山气候
简介 精神——快意恩仇
文化特点——吴地境内河港交错,湖荡密布,因此吴人崇拜水中神灵,有“断发文身”的习惯,他们相信剪短头发,并在身上纹上蛟龙,就会被水中蛟龙认为“龙子”或“龙女”,不再受到蛇虫的伤害。吴地铸剑独步天下,刺客颇多,因此也被称为“复仇雪恨之乡”。
地域——丘陵湖区,临江滨海,河网密布
气候——潮湿多雨,冬短夏长,闷热
简介 精神——慷慨尚义
文化特点——因受到游牧民族影响,民风彪悍,豪放、直率、单纯,对生死看的很轻,也是亡命徒和逃亡者的乐园。女性地位较高,常有女性将军出现。
地域——一半山地一半平原
气候——寒冷,春秋夏短,冬季较长
简介 精神——商贾将才
文化特点——地理气候多样,因此民众个性也灵活多变,对事物的不同形态接受度较高。作为前往草原的必经之地,有很多精明或狡诈的商人和假货贩子。军事水平很高,将才频出,但内政混乱,常出现政变或内乱。
地域——低山丘陵为骨架,平原盆地交错环列其间,部分土地为沙漠
气候——不同区域地形有着不同气候

上传照片 (最多可上传5张)

0/70

0/30

“侠者,惩奸除恶,为国为民。”
侠客,律法之外的正义化身。言必信,行必果,诺必诚,可以为了毫不相干的人赴汤蹈火,也可以为了国之存亡劳苦奔波。

小队长拄着长刀站在庭院里,衣服上之前干透的血已经被雨水冲淡了。
伤口泡在冰凉的雨里,反而减弱了一分灼痛。
刚才与他苦战的几个敌人已经倒毙。
他喘息了一会,终于勉强直起身来,重新用力握紧了手里的刀,示意身边仅剩的几个人重新散开。
几息功夫后,故意作为诱饵孤身留下守门、诱敌大意的又只剩下他一个。
他们身处的地方是一处隐蔽密室的入口,按理说不应该容易被发现。但搜索这里的军队明显不同一般,不少受过专门的搜寻训练,有备而来。
他带着一队人在这里苦守了两个时辰,靠着对地形的熟悉和明暗应和,地上躺着的已经是他们打发的第六轮敌人,但敌人实在太强太多,可以坚守的阵地一再后缩,现在已经即将靠近密室的大门。
他知道,他们已经退无可退了。下一轮敌人来的时候,他们如果抵挡不住就只能退入密室,然后再无退路。
每个人都知道那意味着以命搏命,但没有一个人开口询问,和之前死去的队友们一样,也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后退或者逃走。
他们这只小队全部来自于天刀宗,本就是一起长大师兄弟,彼此熟稔无比,所以才能以如此少的人数,依靠配合与地利守住这里。
现在,大家也依然存着同样的想法——一定要为太子、为这个国家,保住最后的血脉——他们绝不能退,也不能输。
只要坚持到另一支队伍夺取马匹赶来,密室里被人以性命送出来的那个熟睡的婴儿就可以被安全送到提前安排好的地方。
所以哪怕战到最后一人,他们也绝对不会离开。
暴雨倾盆。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再一次击退敌人的小队虽然坚持住了没有退入密室,但已损失惨重。
他们都已经快要把自己耗尽,敌人却每次都是精气十足。
众人跌坐在地,他踉跄着进入密室查看,小小的婴孩依然睡得香甜。他转身出门,刚要开口,又有搜索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一个汉子突然站了起来,对着仅存的师兄弟们一点头,向脚步声的方向悄声奔去。
很快,人声从汉子故意绕路的方向传来,渐渐远去了。
然而来不及伤心或者松一口气,一些脚步声又重新转了回来。
于是又一个汉子站起来,略一颔首,再次悄声奔去。
每个汉子走向死亡之前,都会抬头看看被小队长挡在身后的密室门,露出一个欣慰的笑。

而小队长守在密室门口,仿佛已经在这里伫立了千年万年,仿佛永远也不会动,仿佛他们小时候练刀休息,曾听师父师叔们说过的故事:
很多很多年前,有魔族破开了阴阳两界的界印,大举入侵阳间。魔族所到之处横尸遍野,寸草不生。是“界宗”门下挺身而出,与魔族大战,又有十二名亲传弟子以宗门秘法炼化己身,合力将界印填补。最后,战至仅存一人的“界宗”的宗主则结庐而居,驻守两界山,与界印一道永远守护人间的安定。
对站在密室门口的小队长和每一个视死如归的天刀宗弟子来说,天刀宗传承自“界宗”的,绝对不是只有一些古老的武功和招数而已。
他们是信念。他们是力量。他们是保护者。
而如果有人想要记下他们的名字,他们只会吐出四个字:大楚警卫

少年弯弓搭箭,朝着远处随微风摇曳的草丛中稳稳射出一箭,草丛后趴伏着的雪狐听到箭矢声受惊一跃而起,却被命中眼睛,应声而倒。


刀仔是老爹从密林中捡回的孤儿。
没人知道怎么会有人狠心将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丢进虎豹出没的深山老林,幸好猎人出身的老爹及时发现了他被落叶遮盖着的襁褓,并把他带回了村子。
就像是上天送给老爹一个孩子,他是天生的弓手。
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将猎人老爹教授的所有射术娴熟掌握,并且在狩猎实战中表现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时间过得飞快,孩子变成了让村里女孩们脸红躲避的少年,也成了村里最厉害的年轻猎人。
就在他尽情享受着生活带给他的快乐时,远离山林之处,朝堂内外的局势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改变。

属于刀仔的夏日时光戛然而止在异族骑兵队血洗村寨的那天。
当老爹带着他提着今天打到的野味走上进村的山路时,风中传来女人的哭泣、猛兽的吼叫、鲜血以及火焰的气味。
老爹加快步伐冲回村子,他紧随其后,但他们只来得及看到一队异族骑兵提着白亮的兵器策马奔出村口,以及骑兵们身后已被掳掠烧杀一空的血泊村寨。老爹怒吼着举起猎刀,小刀仔也抿着嘴举起了手中的弓箭。
二对多,本应很快结束的战斗,战场上却逐渐出现了一片奇怪的空地。老爹已经负伤,但他冲向哪里,哪里就不断有人倒下——少年手中箭无虚发,每一箭都带走一个亡魂——然而对方很快反应过来,收缩合围,齐齐举起了长矛。
只要一轮投掷,父子两人就会变成无处可躲的靶子。
在对方嘲弄的眼神中,刀仔咬紧了牙关,但却没有迎来死亡——对面山崖上的箭矢如同落雨纷纷,将异族的骑兵队当场射杀。
“小子,你箭术不错,可愿加入弓兵团?”

一年后,镇南王的弓兵团里多了一名神射手。
每一个敌人提及他时,都难免心怀忐忑。
据说他射术超群,追星箭百步穿杨,可以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他的箭矢百发百中,众军对垒中,敌将的大好头颅一直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也有离奇的传闻,说这个神射手其实是当年弓兵长的英魂转世,所以他不会笑也不会哭,不喜欢名声和军功,也不喜欢美女或金银,只喜欢一个人坐在高处,于猎猎夜风中看着月亮。
渐渐地,他帮助军队赢下的战役越来越多,人们不再好奇他的身世和来历,也不再猜度他的喜好与曾经。
人们只将他视为逆转战局的英雄,期盼着能亲眼见证他不断创造奇迹、射杀敌酋。

而与他一起变化的,还有皇室继承人的位置。
皇帝废长立幼,执意将褒氏女之子立为新太子,并屠废太子满门。
这一切终于引来了废后之父申侯的震怒,他联合异族部落,以“清君侧,诛妖妃”之名起兵一举攻破皇都。皇帝及幼太子被杀,天下惶然大乱。
申侯军气势汹汹,试图将一切彻底收入囊中,终于与前来勤王的镇南王队伍撞了个迎面。
埋伏在不远处山崖上的刀仔微微眯着眼,远远望见同样擅使弓箭的镇南王将申侯射落马下,脑子中却全是与自己过去诀别的那天,邀请自己加入弓兵团时镇南王说的那句话:
“你可愿加入弓兵团,保家卫国,报仇雪恨?”
箭矢尖锋瞄准了异族敌军将领,少年借着山崖高处的长风,面色淡漠而坚决地迅速拉弓放弦——正中额心!

天下大乱,豪强并起,但并非只有男子才有沙场经纬、济世之志。
孙琳本为将军之女,自幼聪明绝顶,被父亲精心教养。

除了琴棋书画,她喜好兵法,父亲便敞开家中的藏书任她翻阅,并在每次练兵时把她带在身边。兵士们都和她渐渐熟悉了,有时候她代父发令,大家也嘻嘻哈哈听从。
她看多了士兵操练,更不想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闺中女子,便恳请父亲手下名师教导她武艺。
但是一个又一个老师乘兴而来,摇头而归。
她身形娇小,分明使不动大刀长棍,却也不喜欢法杖弓箭。
“请父亲允许我自聘名师。”一个月后,她这样说。将军摇摇头,当她只是小女孩玩闹,但终究还是允了。
时间如梭,转眼十年。小女孩儿已长成了俏丽少女,国家之间的战事却越演越烈。
那日,申侯联合异族攻入皇城,四处人喊马嘶,大火熊熊。皇宫作为被重点攻击的对象,遭遇了好几次围攻。乱战中宫殿被异族攻破,但负责皇宫内侧偏殿安全的将军却仍在为了勉力死守——因为一旦偏殿失守,所有躲在其中的妇孺全都将会遭到屠杀。
但他刚在上一轮对敌交手中受了重伤,还来不及喘息,敌军已经又至。
将军做了必死的打算,却被换上一身盔甲的女儿拦住了。她向父亲请命替父亲带兵出击。
将军十分欣慰但很犹豫:“你虽然从小随我演习兵法,熟悉众军,但想要为我分忧却只怕太难。行军打仗不是儿戏,何况眼下比平日还要乱上几分!先不说如何调兵遣将,你连兵器也未带,怎么能有自保之力?”“我是父亲的女儿,未来的丈夫也可能是和父亲一样的军士。如果只懂得琴棋书画,怎么能夫唱妇随?何况这十年……”面对父亲疑问的表情,她拈起那柄从不离身的羽扇微微一笑:“而且谁说只有舞刀弄枪才可杀敌?父亲未免太小瞧我。”
那一日,她率领父亲的残部在皇城死守,不止救下了众多本已等死的宫女妃嫔,又将还能行动、逃命而来的宫人们集合起来,分几处筑桌椅沙土为拒马,带领兵士分散突袭,数次抵御敌军冲锋,自己则游走于各个战斗地点,在每个最精准的时机,施以各种辅助之法。
或增强兵士们的力量,或削弱敌军耳目,手段层出不穷,时机拿捏每每令人赞叹。虽为女子,作战时却冷静果断、指挥若定。手中羽扇挥舞,一道道命令传下,军阵变动自如,各种BUFF层层叠出,每一轮必有己军勇猛,敌军溃败。
手下曾经看她一起长大的兵士们无不敬服,彻底收起对待小女孩的轻视之心,令出必行,如臂指使。
直到镇南王军队赶到,他们彻底夺回局势。
一切平定之后,孙琳获得了举国认可,被封为第一位女将军。世间人自此皆知,温柔女儿家也有报国之志!
也是自此之后,越来越多因自身条件不适宜使用传统武器或不喜欢直接出手对敌的人开始以扇为武器,研习辅助和团战之术,作为团队中最受欢迎的金牌搭档,扇之一派终于从默默无名走进了大众视线。

召唤一脉,最重练心。
“不可贪念,安守心神。”

“安守心神……然后怎样呢?师父。”幼年的她曾对于教诲一知半解。
“安守心神,邪祟不侵,神元合一,唤灵随身。”师父缓缓说道,“我们召唤一脉,信奉练心强神方能固守真我,也因此才能修得与元素灵默契融合之法。天人合一,始得太平。”
师父说的话真是难懂,她偷偷叹口气。太平有何难得,好像整日里都很太平呢。
师姐在师父身后对她抿着嘴笑,趁师父转身偷偷塞给她一颗宝石——她前些日子刚嫌弃自己的召唤杖不够好看,这颗水滴型的宝石,大概正是师姐给她弄来做装饰的小玩意儿。
“嘘,别被师父看到。”
“知道啦,师姐~”
这样不知烦忧的生活,一直持续到那日,她亲眼见到师姐因为情伤被心魔吞噬,成为只知嘶吼的怪物。
师父摸着她的头叹气,说出的每句话都在她心上重重敲响警钟:“你师姐因心神失守露出破绽,被心魔侵入操纵,最终才被噬灭而亡。你要引以为戒!”

在藏书楼中翻阅了无数古籍后,她终于彻底了解了心魔的来龙去脉。
相传盘古开天辟地之时,不眠不休,殚精竭力,世界始成。
盘古惦记这自己付出一生所创造的天地,身死之前未免留下一点渴望多看看这世间的念头。
而这一点神念,却几乎在人间酿成大祸。
天下万物,皆为盘古所出,大地更是盘古血肉化成。
女娲抟土造人,所成的人类因为开了心智,竟然阴错阳差继承了盘古的这一丝神念。
心强者,神念为己所用,为向阳向生之力;心弱者,神念混杂欲念,直至化为心魔!
越强者堕落,心魔也越强!
一时间心魔乱舞,人间乱相,种种难言。
女娲无奈之下,与轩辕帝联手,共铸神兵,锁于凤凰城中。
多少岁月过去,这只上古神兵将天下翻涌的心魔之力镇压着,才得了如今的天下太平。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魔之力逐渐复苏。
每当心魔降临,总会有人殒命……
悲痛的她将宝石镶嵌在随身的召唤杖上,那是师姐留给她仅存的纪念,也是师姐留给她最后的一滴泪。

十二年后,心魔之力肆虐。
上古神兵的神锁铆钉松动,脱落的神兵终于无法克制它们,心魔之力冲破了压制,刹那间蔓延至了凤凰城的各个角落,人们疯狂奔逃,唯恐慢了一步,就像身后的人一样被自己的心魔所操控。
此时她已经成为召唤一脉中的佼佼者,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和其他召唤一脉的同门们一起挺身而出,通过与元素灵默契的配合抵抗住了心魔的侵蚀,成为了当时对抗心魔之力的中流砥柱,为众人赢得了逃亡后修生养息的时间。
自此,召唤一脉虽然不像仙居门作为高门大派天下皆敬,也不像秘法门避世神隐战力高绝,但因鼎力相助世人抵御心魔,终于显露于世,从此逐渐为众人所知。

人们在得到喘息后,逐渐研究出了种种对抗心魔之力的方法。人们的生活重新安定下来,但想要重新彻底封锁心魔,却依然艰难——只有定期重新将凤凰城内上古神兵的铆钉钉回,神兵才能重新发挥全部作用。

看着无数因为失去亲友伤心痛哭的人们,她抚摸着召唤杖上的宝石下定了决心:“这世间因心魔而流的伤心泪,我想尽力擦干……师姐,你也会支持我的,对吧?”
小女孩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从今天起,她将组起一支队伍,为流泪的人们而战!为重新彻底封印心魔之力而战!
时光流逝,那柄总是在最激烈战斗中被高高举起的召唤杖成为了一个标志,只要水滴宝石闪亮的地方,心魔退避,诸邪消散,一呼百应!
而不知从何时开始,那枚水滴宝石也成了大家对她的代称:伤心泪

一并不是他最初的名字。
但当他来到秘法门,他便被取名为霄一。

霄字辈,排名第一。
当他被送到秘法门下的时候,心里隐约知道家族已经为自己规划好了未来的道路。
这是家族为饱受所有人宠爱、年纪最小资质最好的他,所能选择最好的路。
离家之前,平日亲切的族长严厉地嘱咐他:我们家族曾经富甲一方,但因为缺乏倚靠,才流落他乡落得如此田地。现在我们倾家族之力,才将你送入秘法门中。从此后你就是我们家族重新振兴的种子,可不要让大家、让你的父母和我失望!
对于年幼的他来说,这个嘱托像天边的云一样遥不可及。但看向每一张盈盈笑脸和人群中父母期盼的眼睛,他还是握紧了拳头,用力点了点头。
然而一入秘法门,便如同投身山中岁月,与人间只剩一点微弱的星火遥遥相隔。
秘法一门素来隐秘,不愿问红尘世事,也严禁弟子们在学成之前与家人再有任何纠葛。
你既然选择了修行秘法,就要接受这选择所付出的代价。
只要你能学成并通过证法台的考试,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秘法门弟子,这天下便任你施为。
于是,纷纷扰扰,没有什么能吹动门内的一池春水分毫。
皇帝征战获胜。皇帝宠幸妖妃。皇帝废了皇后。皇帝灭了太子满门。异族攻入皇城。天下大乱。
但对秘法门中的弟子来说,只有每天枯燥又严格的修行。
火球。冰球。铁甲。
火环。刺冰球。电箭。
每年都有人挑战证法台,然而总是失败的多,成功的少。
多数的失败者只能看着那少数成功的师兄弟和师姐妹们拜谢师尊,带着在秘法门磨练出的一身傲骨,安静离开,去达成自己的梦想。
也有一些人通过了考试却没有走,留下来开始辅佐师尊们对新人进行教育,他们将是未来的师尊。
他很清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开始拼命修炼,并很快在一众学徒中脱颖而出。
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沅陵才会卸下所有压力,显露出一点点思乡的神态。
不知道亲人们是否也在期盼自己学成归去,从此可以不再受那些地头蛇的欺压。
几年后,作为最快掌握所有技艺,最快挑战证法台成功的弟子,他终于离开师门,重新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
然而一切都已经不同了。战乱逢灾年,一场看似永无休止的大雪,掩盖了无数的尸骨,也掩盖了他家族的所有人。
在他埋头学习的时候,中州大地战火纷飞,早已满目疮痍。
纵有秘法,无力回天。
他掩埋了所有族人,再次踏上了自己的旅途。
这一次,入世,沉沦。
霄一。一笑。
这一次,他有了新的名字:孤独一笑
他曾经振兴家族的心愿已经变成了更加坚定的信念:乾坤五岳,必平天下。